您的位置:赌博app > 影视影评 > 创造以及永生

创造以及永生

发布时间:2019-09-23 18:49编辑:影视影评浏览(76)

    契约是普罗米修斯的继续。但是电影的立意和格局慢慢开始转变,由《普罗米休斯》的“寻找人类生命起源”变成了“进化“和”策反”的阴谋论。通过情景引导,观众不禁会站在大卫的角度去思考“造物”的问题。如果说找寻起源是一种追溯的情怀,那造物就是一场革命。

    “My name is Ozymandias, King of Kings.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Nothing beside remains. Round the decay.”——吟唱着十七世纪英国诗人雪莱的十四行诗《奥斯曼狄斯》,大卫向人类的创造者(工程师)掷下了“黑水”,一个能够创造出人类的伟大物种在面对死亡时除了咆哮与奔逃外也一样无计可施,看着肆虐的“黑水”,大卫依旧没有太多的情绪,神情庄严而神圣,这或许是他自己为自己举行的一场宏伟的、以一个物种为祭品的仪式。这是《契约》中最为宏大而震撼,且令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的场景。
            国内版删减了超过六分钟的《契约》并没有让人太过于失望,虽然异形破体而出的惊悚感和与异形搏斗的刺激感没有前几部来得强烈,但它简单的情节下有更多的弦外之音,具有更为丰富的、更为宏大的和发人深省的命题,这些命题包括了:我们从哪儿来?要往哪儿去?生命的意义和文明的延续等等……
            《契约》较整个系列前几部不同的亮点在于将大卫这个仿生人塑造得淋漓尽致,当然迈克尔·法斯宾德的出色演技功不可没,分饰两个仿生人还能如此传神、栩栩如生,让人感觉影片的主角由一贯的剽悍女主在《契约》中变成了仿生人了,也许影片主角一直都是仿生人,只是在《契约》中才明显感觉到而已;影片对细节的把控十分到位,例如大卫在救下女主一行人后,有一个镜头是大卫将自己的长发剪成和女主一起的仿生人沃尔特一样的短发,这看似是一处闲笔,其实是后来大卫假冒成沃尔特上船的伏笔,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大卫早就想好了接下来要做的事。雷德利·斯科特不愧是导演界的泰斗,八十高龄还能拍出这么好的片子,让人有想为他续命的冲动。
             整个影片,大卫的的反人类人格是观影者思考得最多的,为什么大卫会具有这样的人格?我觉得主要有两方面的可能,一种可能性是,由于伟伦(大卫的创造者)创造大卫时允许大卫产生出像人一样的情感,随着大卫经历的增多,他确实产生了人格,也就具有了像人一样的情感,也就有了爱,有了恨,就有了为伟伦(在《普》中,伟伦被一个工程师打死)复仇的行为;有了欲望和贪婪,而人最大欲望就是永生,大卫作为仿生人,具有无限的寿命,没有必要在自身上下功夫,所以就体现在另一种方式的永生上,即“封神”的欲望,成为造物主、成为创世的神、成为新一代的奥斯曼狄斯,所以他苦心竭虑地培育出异形,这种完美的强大生物。影片最后,大卫联想到自己在可预见的未来会成为“异形之神”,他放起《英灵殿》的音乐,走在飞船的培育舱中阅兵似的欣赏自己的创造物。
            而另一种更大的可能性是,大卫并非是反人类的,他是站在了一个更高的角度看待生命以及由生命个体构成的文明。要知道,一个文明发展的源动力是创造,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一个创造力枯竭的文明是必定走向衰亡。人类始祖(工程师)之所以创造出人类,可能就是他们的创造力有限,他们试图创造出另一个能够发展出更为成熟更为完美的文明的物种,从他们创造出的的飞船和大卫降临他们的母星是不难发现:无论是飞船还是他们的建筑物,都不具备太多艺术性的东西,母星甚至可以用荒凉来形容,一个几千年前就达到了能够星际航行的科技水平的文明,居然只有想雕像之类的艺术品,这连当今的人类文明都不如,而一个文明的创造力就体现在艺术和文学让,由此推想,他们可能认识到了自身的局限性,所以试图创造出人类来获得突破突破,又或许,本来是创造异形的,而人类只是附属产物。而大卫可能就在和肖恩(《普》的女主)去工程师的母星时了解了他们的想法、世界观,在他看来,人类由于劣根性和道德的束缚也达到了创造力的瓶颈,从伟伦一心想要获得永生和人类为了防止人造人取代自己而不让它们拥有情感,让它们更趋于程序化、服务化可以看出,大卫是仿生人,拥有严谨的逻辑思维能力和简单而强烈的目的性,他清楚地知道,个体的永生是不可能的,一个文明的延续只能通过创造来实现,延续文明是一个文明下的每个个体潜意识里最深切的欲望,大卫所有的行为都是基于这一点,所以船长临死前问大卫他的信仰是什么时,他回答:创造,他意图创造出异形这个带有人类和工程师共同基因的生物来延续两个物种的文明,因为异形在生存方面是个完美的有机生命体,而且从异形特殊的脑补构造不难推想,它们极有可能进化出高度的智慧,发展出更高等的文明。甚至极有可能在到达工程师母星之前,大卫还说服了肖恩和自己一起培育异形,因为肖恩是个科学家,科学家的格局往往不会只限于自身。
             一部好的影片不仅在于其引人入胜的情节和演员的出色演技,更重要的是它能引发观看者的思考。小至对生活琐事的思考,大至对生命、宇宙的深思,凡事打动人的作品必是发人深省的。

    跟《西部世界》不同的是,大卫并没有仅仅停留在自己“种族”的层面考虑,而是站在生命进化的上帝视角在看待问题。他自己就希望充当上帝,并且认为人类是一个应当被淘汰的族群。

    最后,附上完整的《奥斯曼狄斯》:
    《Ozymandias》
    I met a traveller from an antique land
    我遇到一位来自古老国度的旅者,
    Who said: Two vast and trunkless legs of stone
    他说:有两条巨型石腿立于沙漠,
    Stand in the desert. Near them, on the sand,
    不见躯干。旁边沙中有头像断落,
    Half sunk, a shattered visage lies, whose frown,
    沉沙半掩,但见那脸上眉头紧锁,
    And wrinkled lip, and sneer of cold command,
    皱起的双唇带着不可一世的冷笑,
    Tell that its sculptor well those passions read
    足见石匠对法老的内心明察秋毫;
    Which yet survive, stamped on these lifeless things,
    活生生的神态刻上没生命的石头,
    The hand that mocked them and the heart that fed;
    比雕刻者妙手匠心的临摹更长寿。
    And on the pedestal these words appear:
    石腿的基座上凿刻有这样的字迹:
    “My name is Ozymandias, King of Kings:
    “朕乃奥斯曼狄斯,王中之王也,
    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
    功业盖世,料天神大能者无可及!”(在投掷黑水时说的话)
    Nothing beside remains. Round the decay
    而今一切荡然无存。偌大的废墟,
    Of that colossal wreck, boundless and bare
    残骸四周只有那苍茫荒凉的戈壁,
    The lone and level sands stretch far away.
    孤寂黄沙向远方铺展,无边无际。

    影片一开头,大卫和他的创造者的对话略显冗长。但大卫话中有话,言辞间透露出对人类的蔑视,但彼时得顺着人类的意图行事。这种刻意安排让后来大卫的“革命”有了合理解释。在西方的传说种,大卫是犹大支派耶西的第八个儿子,生于伯利恒,为牧羊人。战胜腓力斯丁人歌利亚,受扫罗王赏识。后来躲避扫罗王追杀四处流浪,扫罗战死后作犹大王。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建立统一的以色列王国,定都耶路撒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が魂お殇ぽ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他坚称“My name is Ozymandias, King of Kings: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是出自拜伦的诗,其实是在暗示沃尔特,自己的“革命”意图,让沃尔特站队。因为拜伦的气质和行动混合着撒旦的成分。他将自己看作一个背离宗教、被国家驱逐的恶魔式人物。这个隐喻暗示着反叛者的心理:既然被世界弃绝,就要做一个彻彻底底的恶魔,与上帝彻底决裂。

    以反派作为主角的确会引起大多数人的反感,这是因为人是希望正义战胜邪恶的。但在进化的链条种,是保全自身还是推动生命迭代、自我牺牲,到底哪个才是正义的,的确值得人去思考。

    如果创造意味着控制,而不是互相尊重,控制者反倒被所造之物反噬。异形这种生命形态之于工程师、人类、生化人的造物链条,到底是怎样的存在,黑水到底来自哪里,人类和生化人能否到达普罗米休斯所属的众神之殿。这一个问题恐怕还要等接下来的异形系列继续填坑。

    附:Ozymandias 奥斯曼狄斯

    OzymandiasI met a traveller from an antique land
    我遇到一位来自古老国度的旅者,
    Who said: Two vast and trunkless legs of stone
    他说:有两条巨型石腿立于沙漠,
    Stand in the desert. Near them, on the sand,
    不见躯干。旁边沙中有头像断落,
    Half sunk, a shattered visage lies, whose frown,
    沉沙半掩,但见那脸上眉头紧锁,
    And wrinkled lip, and sneer of cold command,
    皱起的双唇带着不可一世的冷笑,
    Tell that its sculptor well those passions read
    足见石匠对法老的内心明察秋毫;
    Which yet survive, stamped on these lifeless things,
    活生生的神态刻上没生命的石头,
    The hand that mocked them and the heart that fed;
    比雕刻者妙手匠心的临摹更长寿。
    And on the pedestal these words appear:
    石腿的基座上凿刻有这样的字迹:
    “My name is Ozymandias, King of Kings:
    “朕乃奥斯曼狄斯,王中之王也,
    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
    ”功业盖世,料天神大能者无可及!”(在投掷炸弹时说的话)
    Nothing beside remains. Round the decay
    而今一切荡然无存。偌大的废墟,
    Of that colossal wreck, boundless and bare
    残骸四周只有那苍茫荒凉的戈壁,
    The lone and level sands stretch far away.
    孤寂黄沙向远方铺展,无边无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赌博app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创造以及永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