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赌博app > 关于娱乐 > 一次元音乐叙事的野心之作,仅谈第6话的花叶组

一次元音乐叙事的野心之作,仅谈第6话的花叶组

发布时间:2019-09-23 18:49编辑:关于娱乐浏览(135)

    几原的徒弟终于出师了。骚气的百合番外最能体现几原主义。

    音乐剧与“有音乐的剧”(后者如迪士尼动画)的重要差异在于音乐扮演的角色:后者中音乐与歌舞元素仅仅担当过场与背景板的作用,而不会用于人物命运转折的关键场合。如狮子王电影中,歌舞用于描述草原生态、主人公的玩耍与觅食等轻松幽默的剧情,但当辛巴面临是否承担复仇使命的重大抉择时仍然靠台词解决。而在冰雪奇缘中,let it go用于表现了Elsa从怀疑到坚信自我的一系列复杂心理变化,此处音乐的作用则更接近音乐剧,起到了更加复杂的叙事功能。

    目前更新至第9话,各个站点基本都在吹爆此番。在未更新完前,不做全面评论。(虽然私心来说,看到几原徒弟古川的名字,我觉得基本上此番稳了。)仅谈本人最喜欢的花叶组,该组出场的第6话基本可以看作一个脱离主线剧情的日常番外。剧情自然是各位看官最爱的喧哗幼驯染夫妇借着家暴的名义,狂撒狗粮。本集的细节(最开始的香子的樱花舞,吃完零食拍手,双叶在一旁倒着空空的钱包)和分镜(香子重新振作对双叶发起最后一击时,双叶眼前出现了香子小时候樱花舞的样子)都做得非常精彩,台本也是满分作文模式,起承转合,还有首尾呼应(两次「おおきに」(谢谢),尤其是第二次没有称谓语尾,而是直接称呼「双葉」,显得格外亲密深情)。两人角斗时的歌非常棒,和风对应的是香子,日本舞的继承者,骄傲又天赋极佳的京都大小姐,电子乐对应的是双叶,香子的追逐者,同时又担任着裁决者角色,两者的相增相长对应的就是两人战力的体现。歌词则是用象征的手法分别从两人各自的角度,把整集的故事说了一遍,幼时约定要看到香子最璀璨的一面,在双叶的心里,此时不努力的香子可能是想在别处绽放(如果这不算爱,怎么会给不努力的某人直接在心里找好借口了),但无论怎样她都想成为能最近看到最璀璨的香子的那个,在香子心里,一直认为双叶一定会守护自己到最后,但现在的双叶是想离开自己,如果离开的话也要让双叶在心底里永远记得自己(京都醋王真是可怕),即使用最极端的方式,而此时在舞台上对应的是她预备自裁的画面。但其实,这一出是香子算好的,本集她上演的一哭二闹三回娘家的故事就是为了让双叶能主动拦住自己(可怕的女人,把忠犬吃的死死的)。最终香子主动发力,歌词引出两人合唱百人一首以及双方表白,一时的分离最终也会合二为一,自我绽放是为了对方(甜哭了)。在ed前专门做了两片花瓣分开下落最后叠在一起,呼应了这一段,这也是典型的几原邦彦式花瓣演出。 到此为止都是关于本集的叙述,而此回放在全剧集来看,恰好呼应了女主希望的“两人一起的starlight”。幼驯染组之前的模式,香子一人主导,作为top star,双叶是完全的伴随者。而在此回之后,香子希望两人一起成为第一,双叶是站在自己身边最近的人,这也组成了两人的花道(花道这个词用在传统舞双人组这里真的是太好,毕竟传统舞才有花道登台这么一说),不再是一个人的position zero。(不知道这是不是会最终映照在华恋和光身上,拭目以待)

    而这一变化同样发生在了少女歌剧动画中。第五话以前,音乐的作用仍显单薄,多数时候作为故事的附庸存在。如在第二话中,歌曲基本为纯那的独白与少量华恋的反驳,但内容苍白,难以撑起一段剧情,因为华恋如何反驳纯那的观点并制胜这一要素无法解释,结果就是歌曲中形象丰满的纯那不明不白地输给了形象单薄的华恋,饱满的唱功死于对方单薄的说教,令人观者尴尬。如果说音乐剧中华恋因为保护小光的爆发情有可原,动画里这段剧情就显得不明不白,以至于需要纯那在ed部分解说是源于对方“单纯的强大”。第三话的歌曲出现了明显进步,天堂与华恋对争夺第一的理念之争中,天堂压倒性实力表现和唱功为整首歌增色不少,但华恋角色力度的缺失依然影响了整首音乐的结构感:以双人对唱开始的歌曲最后以天堂的独唱结束,给人缺憾与单调之感。以上歌曲除了音乐本身的原因,也受制于华恋这个角色尚未被塑造起来,仍处于懵懂状态的她无法表现出强烈的个性,以和其他角色开展势均力敌的对手戏,台词单薄空洞,也缺乏行为动机,自然很难转换成强有力的旋律与戏份。

    这一集出色的演出让我想起了《美少女战士SS》中《美少年天王星之死》那一集,花瓣的应用(海王星死亡时花瓣散落飘零)、整集的前后呼应(海王星和天王星不断对对方说着就算对方牺牲也不要救,自己一个人完成任务,但实际上是殉情剧情)以及将配角作为主役演绎的剧集非常相似。纰漏的《美战》该集是让天王星和海王星两人的声优站在主役的位置,以及在脚本上给海王星的声优批注“满是爱着遥的”。截至目前,并不知道该集声优配音的细节,不知道几原的徒弟是如何处理的(十分好奇)。

    但经过第四话的铺垫,伴随华恋新目标与决心的建立,其后的音乐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其叙事设计上的强大:歌曲开始能够真正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有开端、起伏、高潮与双方的互动。在恋之魔球中,用五话时间塑造的露崎的嫉妒这一主题完全爆发:不同于在纯那剧情中的懵懂的乱入者、天堂剧情中不知登顶动机为何的局外人,这一剧情中华恋遇到了真正意义上势均力敌、需要彼此倾诉的对手。露女士的先手独白舒缓缠绵,却饱含病娇的激情,表达了对华恋的依恋,与对其成长的不解;华恋的对白报之以自身的志向与前进的动机;之后在激烈的战斗场景中双方对唱,节奏紧凑:“是谁改变了你?”、“约定改变了我”、“是和谁的什么样的约定啊?”,伴随着动作戏上露女士挥舞战锤、步步紧逼,这一连珠炮式的歌词问答也让气氛达到高潮,最后华恋鼓舞之下,露崎认识到了自身价值所在,双方在达成共识后荣耀一战。面对因自我怀疑而深陷依恋之中、气势逼人的露女士,以完成初步成长的华恋很好地完成了和她的对手戏,讲述了一个完整清晰的故事:对华恋而言,是一场为了梦想突破阻力的战斗,也是自己决心与信念的证明;对露崎而言,不仅终于开诚相待,了解了华恋的所思所想,更回忆起了自己的价值与抱负,觉醒了即使不依赖他人,也可以独自闪光的自我形象,得以从自卑与焦虑中走出,绽放出属于自己的风采。这一段音乐包含了一系列复杂的心理转折:负面情绪的积累、宣泄、交流、及最终的和解与升华,其丰富程度远超仅包含单一情绪、唱词同义重复的口水歌,可见对叙事音乐而言人物塑造与剧情安排的重要性。

    再来谈谈人设,本剧是先有舞台剧后有的动画(挺符合少女歌剧这一标题的)。作为宝冢爱好者对于这一主题的动画期待度是很高的,不过这部的音乐剧本身并不是特别宝冢(天堂倒是很有宝冢OG的感觉,我已经不止一次怀疑她的原型是不是大地真央了,如果是的话,估计是完全忽略黑木瞳的cp存在了,毕竟克洛和她的相似度不高。大场奈奈的声音倒是让我瞬间想起最新的美战舞台剧里的黑月还有水手星系),但设定很有宝冢的感觉(有名的以舞台剧为目标的学校,演员都是女孩子,演绎的故事一般都是感情细腻但谜一样的悲剧,芭蕾是必修,然而没有上级生和大阶段,炸)。动画出了之后很多人对香子的新设定有些不满,主要集中在战力的削弱。舞台剧上的香子是和天堂在同一等级的人,而本集中战力不佳。舞台剧中香子是督察者,监督着双叶让其努力,而本集中是相反的。舞台剧和动画的角斗机制不同,舞台剧是淘汰赛,更为绝望,香子自然会更加认真,动画是积分制,香子比较怠惰。其实,可以将本集作为转折,在本集时间线前的香子是动画里的设定,本集过后就是舞台剧里的个性。但无论如何,香子始终是花叶组的主导(京都女人不会输)。

    而第六话中,两人的花道一曲在叙事上做得更加完美。与恋之魔球相似,这一歌曲同样被用于讲述人生中常见的冲突与选择:如何面对来自同辈竞争的压力,是把对方拴在自己身旁,还是你争我赶,并肩前行。与恋之魔球相比,这首歌曲在二人交互上做得更好:在第一阶段,双叶的武力压制表达了与香子共同成长的渴望,而第二阶段的香子利用“诈死”情节重占上风,实现了对双叶情谊的考验。就像双叶要“矫正”香子性情、督促其成长的心愿得到了回应,香子也重获了自己珍惜的宝物:双叶的友谊与忠诚。在两人终究理解了彼此渴求之物后,矛盾和解并升华为奋进之心的情节也显得水到渠成,最后战斗中,香子闪光舞姿态的重现呼应主题,伴随着两人花道合二为一的歌词与不要钱一般令人成瘾的灯光设计,成功收回了之前所有的剧情铺垫,令人惊叹。与之相比,华恋对露崎的说服与后者的成长略显生硬,与对香子知根知底的双叶相比,华恋似乎并没有真正理解露女士的人生经历与切身感受,独白中更多是自我鼓劲而非与对方换位思考,其说服成功给人歪打正着之感,无怪乎弹幕纷纷吐槽其说辞是渣男念经。露崎自身的觉醒也更多借助剧情铺垫而非歌曲中的对白,说明露女士的歌曲中两人互动深度有限并非音乐之锅,而单纯是自己与对方的关系不如香叶二人有深度有层次而已(真是可怜)。

    最后一个吐槽:

    此外,五六两话的舞台设计也颇有新意。第五话中露女士大锤破墙而入,两人钻入了舞台的另一面,由学院外观的白日场景转换为宿舍内部外观、代表露崎内心世界的“里世界”黑夜,仅靠象征华恋闪光的水晶道具熠熠闪光。第六话中,和式庭院与樱树的切换魄力十足,最后灯光打亮的闪耀樱花之道更是效果非凡。相比前几话,人物心境更丰富的变化也为场景的改变提供了强有力的创作依据。

    有人记得媛星下同样挥动着薙刀的京都大小姐吗?代表色同样是红色,她的意中人同样是帅气的角色,同样是骑着机车去找她,同样和意中人相爱相杀,同样身上带着厉害的老梗(道成寺的清姬)。就不信扭曲的制作组没有服下这份毒药。

    总之,制作组在音乐与内容的整合上体现出了非凡野心,不满足lovelive等传统音乐动画的音乐植入,而侧重于结合音乐剧手法,赋予歌曲叙事功能。但值得注意的是,可能由于考虑到单曲贩卖等因素,制作组仍对音乐与具体对白进行了分离,在音乐叙事的同时让角色同时以台词推动情节。这一作法的好处在于完成了音乐与具体情境的切割,保持了其独立性,不至于出现音乐单曲中大喊角色名或招式的场景,在单曲层面更符合一般音乐受众的审美需求与习惯,在观剧体验上也照顾了非音乐剧硬核的番剧观众。副作用则在于音乐与台词双轨并行,大大增加了观众的认知负荷,看起来很累,再加上华丽的动作设计与舞台灯光效果就更是如此,往往对转锤子多看两眼几句歌词就已经过去了。为此,不耐心多看几遍的观众,或许会错失revue中的诸多精彩内容,是所谓有一得必有一失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nana_va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yubei贝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赌博app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次元音乐叙事的野心之作,仅谈第6话的花叶组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